东站路连接厦蓉高速路段

题记

有这么一群人,以工地为家,风里来雨里去,只为天堑变通途;有这么一群人,以图纸、钢筋、水泥作伴,顾不了儿女情长,只为勾勒出城市的美丽蓝图;有这么一群人,与高温严寒作战,分秒必争抢工期,用辛劳和汗水换来城市的康庄大道。

他们,就是东站路桐荫路的几千名建设者。他们来自四面八方,他们“道”相同相与为谋,为了“确保东站路桐荫路项目年底建成”的承诺,默默奉献,舍小家为大家,为贵阳“三环十六射”的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创新施工方案

缩短一半工期

  ——黑垭口隧道项目总工陈第夫利用技术创新提工效

  

1月15日上午,随着一声炮响,由中铁隧道集团负责施工的东站路“咽喉”控制性工程——黑垭口隧道全线贯通。看着隧道贯通,项目总工陈第夫与工友们拥抱在一起,热泪盈眶。

黑垭口隧道设计为双洞单线三车道,左线长1903米、右线长1876米,为贵阳市已建和在建的最长市政道路隧道。隧道地处岩溶地段,施工难度大,造成工期异常紧迫。

“按照常规工期,这样的工程需要15个月以上才能够完成,但是通过技术攻关,我们将工期缩短了一半。”陈第夫说,作为这个项目的总工程师,如何利用专业技术提高工效,加快掘进速度,解决掘进中遇到的难题,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事情。

去年3月份,陈第夫带着技术人员对施工地点进行前期勘察考证,提出了增设辅助施工斜井,增加隧道建设的工作面来提升施工进度的方法。去年4月17日,黑垭口隧道正式开工建设。

“增设辅助施工斜井,施工人员、设备等成本会上升,但是工作面会由4个增加到8个,掘进速度由平常的5米/天增加到了30米/天。”陈第夫说,这项技术的创新对如期完工起到了关键作用,整个工期至少缩短了一半时间。

陈第夫介绍,增设辅助施工斜井虽然缩短了工期,但会让施工队承担额外的施工风险,“谁也不知道斜井掘进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地质问题。”

在辅助施工斜井建设初期的一天,当工人挖掘到290米时,斜井内出现了“突泥涌水”地质灾害。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陈第夫至今心有余悸,“那天晚上十一点多,作业时发现顶层有一块块淤泥挤出来,我们意识到不对劲,就赶紧让所有工人撤出斜井,撤出后不到五分钟,涌出的淤泥就填满了近40米长的斜井,要是晚一点,就会出大事。”

在黑垭口隧道的建设过程中,复杂地质围岩多变、断层等地质问题层出不穷,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长期的工作经验,陈第夫提出了“管超前、短进尺、弱爆破、强支护”的施工方案,根据隧道地质情况,设计出了不同的开挖方法和爆破方案,成功克服了各种掘进中的难题,为按时完成项目建设赢得了宝贵时间。

“每遇到一个掘进难题,我都觉得自己就是在和时间赛跑。”陈第夫说,现在隧道已经全线贯通,公司批准自己可以春节休假5天,“想回湖南老家看看老婆和孩子。”

敏感和迟钝并存的人

——记跨川黔铁路大桥工区长程瑞林

2月1日,在桐荫路1标段已经合龙的跨川黔铁路大桥上,工区长程瑞林正带着工人清理和收拾杂物。

去年7月,中铁二局一公司调程瑞林担任桐荫路跨川黔铁路大桥工区长,因为他在工地摸爬滚打十多年,成了“混凝土专家”。凭着对水泥的敏感,到工地不久,程瑞林就发现,供货的混凝土公司调配不出强度达标的产品。为此,程瑞林跟该公司技术人员一起钻研,用了七天时间,终于调配出合适的混凝土。“采用这种混凝土,不仅保证了质量,还加快了工期。”

攻克了难关,加快了进度,程瑞林仍不敢懈怠。

“7号墩7号段,开始浇筑时间2012年11月1日00:30,完成时间2012年11月5日22:00,本段施工总时间4.9天……”程瑞林的排班表里填满了桥梁各部分施工的进度计划,完成时间具体到整点甚至半点。“工期太紧了,我的工作计划具体到小时。”程瑞林说。

虽然自认为对时间“格外敏感”,但程瑞林有时又十分“迟钝”。被问到儿子的年龄时,他挠挠头皮想一阵,憨厚地一笑,说:“我一时脑壳昏了,只知道他在读高一。”由于长期在外,程瑞林和家人总是聚少离多,这大半年忙着工地的事,虽然儿子就在贵阳读书,妻子住在市区,可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程瑞林还有更“迟钝”的时候。

1月10日晚,贵阳迎来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。程瑞林第一时间想到的,是刚刚浇筑好的混凝土桥面需要保温。于是,他立即联络人员,紧急从仓库调运了塑料膜和几千床棉被和电热毯,带着工人一床床铺到桥面上。

精疲力竭的程瑞林回到板房,鞋都没脱倒头就睡。不料,几个小时之后,双脚火辣辣地疼起来,把他痛醒了。仔细一看,两脚都已冻裂。“我神经太麻木了!不过也值了,我们总算把桥捂热乎了!”程瑞林打趣地说。

婚礼办在工地上

——贵龙立交桥架子工李奇士的故事

“忙了几个月,终于可以松口气了!过两天就带老婆回家过年!”去年10月份以来,架子工李奇士就一直在东站路4标段贵龙立交项目搭钢架。马上就要带着新婚妻子回家,26岁的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几年前,织金县小伙李奇士来到贵阳,偶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两人打算今年元旦举行婚礼。然而,李奇士自从去年10月来到东站路4标段贵龙立交项目工地后,就被工作“拖”住了:贵龙立交桥主线高架桥是全线的重点控制性工程,“架子不搭好,后面的桥梁主体工程的施工,不管是搭模板、还是浇筑混凝土,都开展不了。”李奇士说。去年12月底到今年1月初,贵龙立交的施工正处于攻坚阶段,李奇士这样经验丰富的工人,自然没空顾及其他。

“按老家的习俗,选好的婚礼日子不能改。”李奇士说,回家办婚礼得花好几天,为了不耽误工程,他决定就在工地上把婚礼办了。经过劝导,女友终于同意在工地办婚礼。

元旦这天,东站路4标段项目部格外热闹。亲朋好友都赶过来了,大家一起帮忙买来了食品、糖果、饮料,张罗了一顿丰盛的午饭,家人、亲戚、朋友、工友一起喝着喜酒,向新人表达祝福。项目部专门腾出了一间板房,给新人做临时新房。虽然婚礼简单,但李奇士十分开心,新娘子也被工友们的热情感染,开心地笑了。

婚礼第二天,李奇士就“赶”走了恋恋不舍的新婚妻子。“我实在对不住她……没办法,工期不等人啊,我们都恨不得把一天当两天用。”李奇士说。

1月21日,东站路4标贵龙立交主线桥贯通,李奇士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“我把老婆接到贵阳来,一起好好聚了几天。我欠她太多了,过年这段时间要好好陪她玩一玩,算是补偿她!”

  

吃住在工地

忠孝难两全

——桐荫路1标项目部经理李毅舍小家奋战一线

“虽然主体工程贯通,达到了全线通车的要求,但是路边的配套设施还没有建好,我要把工作计划列出来,确保一个月内实现全部竣工。”2月1日,在工程指挥部里,桐荫路1标段的项目部经理李毅正在赶制路段附属工程的工作计划。

2012年3月初,担任中铁二局市政项目部负责人的李毅受公司委派,主持桐荫路1标段的建设工作。桐荫路1标段全长3.14千米,合同工期8个月。由于周边是贵阳市重要的物流区,前期拆迁工作难度大。直到7月份,附近的物流区才搬迁完毕。

“桐荫路1标段涉及隧道、路基和桥梁的建设,可能是贵阳市市政工程中独一无二的,施工工艺流程复杂,对工期制约性大。”李毅说,按照正常情况,桐荫路1标段的工程建设需要一年半的时间。

要在半年的时间里完成平时一年半的建设工作,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。为了抢抓工期,李毅卷着被褥住进了工地宿舍,和工人们一起“三班倒”,白天组织施工调查,晚上写下一阶段的施工方案,一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是常态。

“忙着施工,疏忽了家里。”在这半年里,李毅一个月回家一次,吃完饭就立马赶回工地,家中的老人、小孩全靠妻子照料。

李毅家中还有一位年过八旬的老父亲,身体一直不好,去年3月份住进了医院。去年8月的一天,李毅正在工地上做施工调查,突然接到家中电话,老父亲在医院病重去世。接到消息后,李毅心中悲痛不已,“没有做到儿子应尽的孝道,守在他的身边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,这是我最遗憾的一件事情。”李毅说,办完父亲丧事的第二天,又回到了工地,“工作时还不觉得什么,休息时就觉得心里苦,想哭。”

高强度的工作让李毅的身体出了问题。去年10月,李毅被查出患有肾结石,但他仍然忍痛坚持工作了一个月,最后在工友的劝说下才去医院做了手术。不等身体完全康复,李毅就回到了工地。1月20日,桐荫路全线贯通。李毅说:“能够按时完成工程,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

摘自:贵阳新闻网—贵阳晚报

记者:谢江林 向昌桃/文

刘辉/图